新詩|旧詩|隧道|姜明立画展|蘿芙菊子|琳琳詩也|秋天說之|三字詩
   隧道博客裡-秋天說之
 

越窯青瓷的故鄉-上虞

作者:秋天   阿樓博客裡  2012-7-30 21:41:00   来源:好友空間裡
    上虞是越窯青瓷的故鄉。上虞製作青瓷自東漢至宋,曆千年不衰。青瓷溫潤如玉的釉質,青綠略帶閃黃的色彩歷來為人們所喜愛。
    中國是瓷器的故鄉,如果說,景德鎮瓷器是中國制瓷史上的一個亮點的話,那麼這個亮點則是被越窯青瓷點燃的。而提到越窯青瓷,人們便會想到青瓷的發源地、青瓷的故鄉——浙江上虞。
    在清代以前一千多年歷史長河 中,名窯遍佈全國各地,各類瓷器爭豔鬥妍、燦若群星。而燒造歷史最悠久,影響最大的當首推越窯。
  越窯遍佈山陰、會稽( 山陰、會稽今紹興市 ) 、上虞、余姚、蕭山等地。越窯從商代燒造原始青瓷和幾何印紋硬陶起直到東漢時期,我國陶瓷史上劃時代重大發明,上虞縣小仙壇、帳子山還發明成熟瓷器,也是我國目前發現的最早的瓷器的發源地。 
    一
    1978年,中國名瓷大師葉宏明先生在《文物》雜誌發表文章指出“我國漢代完成了由陶向瓷的過渡,真正瓷器發源時間是在距今1800多年前的東漢,發源地在現在的浙江上虞市小仙壇和帳子山一帶。”不但為學術界一直難以下定論的“東漢有瓷說”提供了證據,也確立了上虞作為越窯的發源地、青瓷故鄉在中國陶瓷史上的地位。葉宏明先生是在考察了上虞縣曹娥江下游小舜江附近的上浦鎮石浦村小仙壇、紅光村帳子山一些古龍窯,得出上虞自東漢起已普遍使用龍窯的結論的。 
    越窯主要窯場在上虞和余姚。發源地是曹娥江沿岸。在歷年考古調查中,發現了東漢至宋代的青瓷窯址350餘處,大多分佈在曹娥江中游兩岸的山坡上,章鎮區的聯江、上浦這一帶是窯址最密集的地方。
    1984年的文物普查的時候《瓷之源》的作者章金煥先生在聯江鄉的黃蛇山和窯山發現了兩處古窯址。以後陸續發現了鞍山三國龍窯、帳子山窯址群、淩湖窯址、馮浦窯山窯址、窯寺前等窯址。唐代開始慈溪上林湖成為越瓷的主要產地, 寺龍口窯址初創于晚唐,停燒于南宋初年,是越窯的重要窯場之一,也屬於上林湖窯區。上林湖因余秋雨先生而聞名,而此時上虞章鎮灣頭、前進村和上浦淩湖等地仍有一定規模。
    2005年1月7日,浙江省考古研究所的專家經過近兩個月的挖掘,正式向外界宣佈:上虞大園坪東漢古窯址挖掘取得重大成果,再次確證了位於曹娥江中下游地區是世界青瓷的發源地,其燒制青瓷器的製作工藝代表了當時國內甚至世界的最高水準。
     大園坪龍窯火膛、窯腔等窯爐結構的成熟,燒制溫度已高達1300度以上。青瓷種類非常豐富,有碗、缽、鍾、洗、壺、盞、罐等各種器皿,釉彩晶瑩鮮潤,尤其是底部鐫刻“謝勝私印”的方型印章,為東漢出土瓷器中首次發現,其人文價值不可估量。上虞古窯址群作為中國青瓷文明最重要的一塊高地,無疑彰顯著這一事實。
    二
    越窯青瓷釉的玻化良好,釉和胎結合牢固,釉胎的中間層處有放射狀和條束狀晶體,釉面無裂紋,釉層厚度為0.1-0.2毫米,燒成溫度達到1300℃。釉面光亮明快,釉呈淡青色,較為純正美觀。
    瓷胎呈淺灰白色,胎質堅實細緻,可以看出原料是經過精細加工淘洗的,達到了真正瓷器的要求。特別是上虞市文管所收藏的一件東漢末期青瓷四系罐,青潤如玉,可以充分說明東漢時燒成技術特別是還原焰的操作上,已跨進了—個新的時代。
    越窯瓷器之所以著稱於世,是因為她不但釉色類玉、類冰,而且工藝高超精湛,雕塑精美,器物眾多千瓷百態。越窯青瓷中的精品古人又稱為“秘色瓷”,它產于吳越王時期專設的官窯“秘色瓷”。秘色窯是在民窯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由於青綠美麗的釉色、精緻的造型、奔放的線畫花紋,被稱為青瓷中的精品為世人所珍視。促使越瓷大發展的,不但是國內需求量增大,而且是越窯瓷器的大量對外輸出。從目前世界各地出土陶瓷器中,越窯又可以居首位。
    早在兩晉時期,越窯就已成為我國南方地區燒制青瓷諸窯的龍頭老大。唐代燒制的瓷器造型精美、釉色迷人,被譽為“密色瓷”。唐人所謂“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就是對越窯青瓷的高度讚美。據《冊府元龜》、《宋會要》、《宋史》等書記載,宋立國初期10余年間,吳越錢氏先後向宋王朝貢獻越窯青瓷17萬件。由此可知,宋初,越窯在我國瓷器史上仍佔有重要位置。北宋中期以後越窯逐漸趨於沒落。
    三國時期,越窯青瓷的胎質、釉色細膩,呈灰白色,燒結堅硬不吸水,釉色呈青色。主要器形有碗、盞、罐、壺、盆、缽、盒、盤等實用器,另有供隨葬用的灶、井、雞籠、狗圈、碓、磨等冥器。常見的紋飾有弦紋、水波紋、斜方格網紋、聯珠紋等。西晉時胎色加深,普遍呈灰色或深灰色,釉色呈青灰色,器物除三國時期常見的器物外,又新增加了扁壺、雞首壺、尊、獅形燭臺。紋飾以聯珠網紋帶成為該時期的主要裝飾,另有禽獸紋帶、瓜棱形紋,但數量較少。六朝時期越窯器形變化總的趨勢是,早期矮胖端莊,東晉開始陸續向清瘦秀麗方向發展,底由圈足變成平底。
    越窯青瓷溫潤如玉的釉質,青綠略帶閃黃的色彩能完美地烘托出茶湯的綠色。因此越窯青瓷受到了文人雅士的喜愛。盛行的飲茶風尚對越窯青瓷的形制也有所影響。唐代早期以瘦高的立型器為主,到了唐代晚期出現了荷葉式、花口式的盤和碗。瓷器裝飾以光素為主,也有劃花、刻花、堆貼和鏤空的紋飾。以劃花為多。常見的紋飾是花鳥、水草和人物等。線條流暢簡潔,纖細生動。晚唐五代時期的越窯青瓷被稱作“秘色瓷”,釉面青碧,晶瑩潤澤,如寧靜的湖水一般清澈碧綠。
    宋代早期的越窯器沿襲晚唐越窯器風格。過去人們多把越窯帶細線條畫花裝飾的器物視為五代時期的作品,隨著考古發掘工作的不斷深入,此類器物也出土于宋代遺址和宋初墓葬中,從而改變了過去人們對宋初越窯器的偏見。  
    南北朝和唐代越窯青瓷出現的蓮花瓣紋裝飾以及造型,使越窯青瓷裝飾更豐富美麗,造型更別致,加上釉色“類冰”“類玉”,唐代越窯青瓷成為我國古陶瓷一顆明珠。
    三
    上虞在春秋時即為東南製造業中心和原始瓷生產基地,依仗龍窯窯爐結構改進和製作工藝的提高,其生產的原始瓷,由西周時期明顯帶有印紋陶,進而轉向胎質勻淨、胎骨厚重、器體碩大、造型端莊雄渾——尤其是器物的口、肩等處的仰面施上青綠和青黃的釉彩。為原始瓷器向成熟瓷器——青瓷的演化,創造了條件。西元一世紀初葉,隨著文化和物質的進步,地動儀、造紙術等大量實用新技術的發明,推動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製造業發展高峰的到來。—種全新面貌的瓷器在上虞曹娥江中下游地區誕生了。這種瓷器胎質細膩堅薄,擊之聲如金石,造型規正質樸。這便是開一代風氣之先的越窯青瓷的起始。越窯瓷器從東漢創造成熟瓷器以來歷經三國、兩晉、南北朝、隋代,直至唐、宋近千年繁盛不衰,唐、宋時期已形成一個龐大制瓷系統。
    從東漢中晚期浙江上虞成功地燒制出成熟青瓷開始,青瓷的生產幾乎貫穿了中國古代陶瓷生產的整個歷史。
    在中國陶瓷漫漫的發展歷程中,每個朝代、每個窯口都呈現出各自獨特的面貌。但是,源于上虞的青瓷曾經深得統治者的青睞。五代後周皇帝柴榮在位時,主管燒造瓷器的大臣向他詢問擬燒瓷器的顏色,柴榮揮筆批道:“雨過天青雲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遺憾的是“雨過青天”除了給人無邊無際的想像以外,沒有留下實質的作品。
    上虞的青瓷生產的大多是商品瓷,正因為是民窯,匠師們是在無拘無束的情景下生產製作的,且在長期的實踐中,對原料的性能、成型的尺寸、比例等運用自如。所以他們所制產品,個性鮮明、渾然天成、大拙若巧、雅俗共賞?
    曹娥江不僅記錄了文人墨客尋山問水的雅興事,更見證了越窯青瓷的興衰史。上虞製作青瓷起源于東漢,至三國西晉時代,青瓷的生產中心仍在曹娥江中游地區,考古人員在那裏發現的窯址達140餘處。曹娥江中游一帶瓷土和燃料充足,交通便利,令瓷器生產急劇發展,以至迎來了晚唐五代的全盛期。湧現了一大批如袁宜、範休可、項霸等制瓷的名匠,他們的作品在六朝建都的南京以及附近縣市大量出土。
    南京光華門外趙士崗“赤烏十四年”(251年)墓出土的青瓷虎子,器身刻有“赤烏十四年會稽上虞師袁宜作”字樣;江蘇金壇縣出土的一隻青瓷扁壺,器身兩側分別刻有“紫是會稽上虞範休可作土甲者也”、“紫是魚浦(在上虞白馬湖)土地”等銘文。
    隨著時代的變遷,除了在博物館和藏家那裏,越窯青瓷離我們已越來越遠,但青瓷這種器物的客體,早已植入上虞人的意識裏,化成對於中國文化的更為深層的理解——那便是青瓷的生命,那是溢彩流光的生命。它曾伴隨過鄭和七下西洋的船隊,曾遊動於絲綢之路商旅的駝跡。那是燒進青瓷的文化的歷程。越窯青瓷帶著昔日有過的輝煌和曾經的夢想溶化在如水一般的月色裏。然而,正如李剛先生所言,“每一種優秀文化,總是以其強大的生命力在時空中連綿和延展……”從這個意義上說,越窯青瓷又是瓷器家族中當之無愧的“母親瓷”。
    越窯青瓷,從容大度如故。其神色曾經浸染了每一個流動於此的生命,足已撐起一座城市的厚度。青瓷萬年泥與火,素雅妙示興和衰。瞭解青瓷,須從越窯始;讀懂越窯,則須走進青瓷的故鄉——上虞。
 
 

点数:1795 发布:順頌 编辑:詩歌 联系:b2b@notbad.cn
 
隧道博客裡-秋天說之
 
 
版权所有:(Notbad) 
电邮: b2b@notbad.cn